全球通信

我们的理念来源于企业的创新理念和方法,

融入理性概括,在实践中运用
三一集团“灯塔工厂”背后的数字化经验
来源: | 作者:WEIZHI | 发布时间: 2024-03-20 | 181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工业领域,三一重工是率先推动深度智能制造升级的公司。由于许多技术难题在之前并未有先例,因此许多项目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意外的挑战,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下一步,三一重工将启动重工行业“百人百亿”灯塔工厂3.0规划,致力在“十四五”末,全集团达成3000亿销售额、3000名工人、30000名工程师的目标。


三一集团,作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的领军企业,对信息化建设的投入较早,也是行业内首个实施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尽管有人形容数字化转型如同大象转身一般困难,但三一集团就像在数字化时代中奔跑的大象一样,成功地实现了转型。

这种转型为三一集团带来了显著的效益。它不仅在规模上追赶上了国际工程机械巨头,而且在毛利率、净利率等关键效益指标上也超越了这些竞争对手。2021年5月13日,三一重工被纳入福布斯全球企业2000强榜单,排名第468位,首次进入全球企业500强,成为该榜单中排名中国第一、全球第二的工程机械企业。至2022年,三一集团的营业收入已达到1545.60亿元,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的第170位。

早在很早以前,三一就开始了信息化建设的步伐。早期主要是内部网络、邮箱系统和财务软件的应用。从2004年开始,公司又陆续实施了办公自动化(OA)、物资需求计划(MRP)系统。到了2006年至2007年,ERP(企业资源计划)、PDM(产品数据管理)系统的上线,使公司实现了财务业务一体化和产供销计划体系一体化。

然而,三一也面临着一些挑战。 由于工程机械行业受到基建投资和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较大,这是一个周期性较强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 在2011年至2016年的五年间,我国工程机械行业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三一也不例外,其各项业绩跌入谷底,销售收入比2011年的最高点缩水了52%,财务指标也相应恶化,导致多年未见的亏损。

面对这些问题,三一深刻认识到,要想在行业周期性变化中保持竞争优势,就必须摆脱传统的发展模式,依靠数字化改革来提升企业的现代化水平。他们认为,完成智能制造改造后,就可以摆脱行业的周期性束缚。例如,当市场低迷时,工厂不需要裁员,只需优化物流成本和效率;而当市场旺季来临时,也不需要招聘新员工,只需启动机器就可以提高产能。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从2013年开始,三一开始了数字化转型之路。这个过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13-2015年)是深入推进信息化的阶段;第二阶段(2016年-2017年)是数字化平台搭建的阶段;第三阶段(2018年至今)则是全面进行数字化转型的阶段。

工业制造业不可避免地面临着转型之痛,数字经济应用实践专家骆仁童博士表示,制造企业普遍网络能力较弱,转型困难,像设备之间的互联、制造数据的采集和传输,如何打破互联互通的壁垒,挖掘制造数据的核心价值,是成为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三一重工从接入设备互联进行管理到“灯塔工厂”的经验,让决策能够透明和及时。


三一重工的数字化应用场景可以分为六类:营销、产品、研发、制造、服务和运营。

1. 营销环节:三一重工加强了数字化营销的建设。通过搭建全网营销平台和客户关系管理系统(CRM),实现了客户信息的整合和精准营销。此外,还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并推出个性化定制服务,为客户提供更好的购买体验。随着直播电商的火爆,三一还设立了公司特有的电商营销小分队,通过线上营销,达到1小时便可卖出31台压路机的惊人业绩。

2. 产品环节:面对新能源、低碳化发展趋势,三一重工重视推动产品的电动化与智能化,核心是智能产品与技术开发。比如,无人压路机、5G遥控挖掘机、纯电动无人搅拌车与矿车、5G电动智能重卡、无人港口设备。

3. 研发环节:在研发环节,三一大力推进“自力更生”的模式,坚持自主研发。一是建设PLM平台,实现了产品设计制造、管理等多重数据的数据共享。二是建设研发数字化平台,建立研发云与仿真云,将研发过程的设计知识线上化。三是基于根云平台搭建了试验数据管理平台,使试验核心业务流程在线化率大大提升,设计与测试协同效率相应提升。

4. 制造环节:制造环节,主要是建设灯塔工厂,推进智能制造。三一灯塔工厂广泛采用视觉识别、工艺仿真、重载机器人等前沿的工业技术和数字技术,极大地提高了人机协同效率,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制造成本、改善生产工艺。

5. 服务环节:为打造企业竞争优势,三一的工程机械产品运用物联网、GPS、GIS、RFID等技术,配合嵌入式智能终端、车载终端、智能手机等硬件设施,将分布全球的几十万台客户设备全部连接、实时在线获得相关数据。

6. 运营环节:除了前述业务环节之外人力财务客服等后台环节也进行了数字化改造例如通过智能客服来提升客服工作效率通过RPA等技术来替代人力财务工作中简单重复劳动。


三一的数字化转型能够成功,有着多方面的因素:

其一,是一把手高度重视,只有企业第一负责人认可与重视才能推进下去,才不至于半途而废。三一重视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专门成立了流程信息化部门进行统筹规划,并明确变革项目的实施路径。

其二,是组织转型。三一成立了一系列组织推动集团转型,高效推动了三一集团包括云计算、数据中台等IT技术的升级搭建,并帮助其在研发设计、生产制造等各环节业务流程的重构,推进集团数字化转型落地。

其三,是数字化人才建设,三一用工业数字化转型的事业吸引人,用互联网创新企业的机制留住人,用高于互联网企业的薪酬待遇对待人

其四,是数字化文化建设,董事长带头掀起学习运动风,通过“反复的唠叨、洗脑式的宣贯”, 推动全员思想认知的转变。三一还制订了《数字化知识认证标准》,推动全员学习数字化知识与技能。


三一集团董事梁在中最近就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进行了深入的分享和探讨。他指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的行为偏好被全面数字化,由此催生了许多新的商业模式,接下来最重要的任务是将人类的重要生产活动全面数字化,尤其是工业领域,这将是释放下一波巨大红利的关键。他预测,产业互联网未来将产生三大重要的场景:

首先,产业数字化中给生产资料进行数字化产生的基础技术,比如腾讯云、树根互联等公司,它们与三一的关系类似于移动互联网兴起过程中,手机的制造厂商提供硬件基础能力和安卓、IOS等软件基础技术的公司。全球范围内,这个大的场景有很多人都在进行尝试,但真正取得显著成效的还很少,整个场景仍处于早期阶段。

其次,产业数字化中能够产生机会的工业品数字化供应链。这个环节通常可以在财务报表中反映出来,但是一些传统的提供制造工业品的工业型企业,主要成本是在采购,现在整个产业的工业品供应链数字化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未来一定会给很多工业企业带来非常大的价值。

第三大场景是所有的生产资料即将被数字化,被数字化就意味着能够被精准计量,也就得到精准改善。但是当工业互联网诞生以后,生产资料可以被精准计量,新的运营和供给方式将产生新的商业模式。

梁在中强调,产业互联网目前还处在早期阶段,产业数字化也处在在线阶段。主要的制约因素是因为在线的成本过高,如果产业数字化和生产要素数字化的成本进入千元级的阶段,把所有的生产资料数字化的产品从选配变成标配,整个产业互联网的井喷将会到来。

数字经济应用实践专家骆仁童博士对此表示认同,未来将诞生全新范式结构的的工业生产体系,从过去以经验和流程驱动的生产制造组织形式变成以数据驱动的组织形式。经过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与没有数字化的企业在未来发展的时候,在公司经营效率和成本结构上将产生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在工业领域,三一重工是率先推动深度智能制造升级的公司。由于许多技术难题在之前并未有先例,因此许多项目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意外的挑战,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下一步,三一重工将启动重工行业“百人百亿”灯塔工厂3.0规划,致力在“十四五”末,全集团达成3000亿销售额、3000名工人、30000名工程师的目标。

三一重工表示,未来希望能够和合作伙伴开展数字化转型的合作,帮助他们一起去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改善质量,共同提升中国智能制造的能力与水平。